五十度硅

上层精英的午餐读物

投稿
京ICP备14046667号

游戏直播的悖论:看竟然比玩更有意思?

游戏直播彻底火了起来,有人说直播的受众只是空虚寂寞的宅男,但事实真是如此吗?在火爆的背后,游戏直播到底隐藏着怎样的魔力?

从 2015 年至今,直播行业彻底火了一把,琳琅满目的直播频道和知名主播的天价收入一次又一次地刷新着我们的世界观。一切事物似乎都能在直播平台上找到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人们迫不及待地挖掘着最新、最酷的直播栏目,还会津津乐道地进行分享。在这成百上千类直播栏目中,游戏直播的崛起似乎在人们心目中留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在今天,游戏直播早已成为一个价值超过十亿美元的行业,这个行业在全球范围内的兴起正好表明了其极为广泛的受众基础。实际上,大公司很早就盯上了游戏直播行业:在 2004 年,亚马逊公司以高达 1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游戏直播平台「Twitch」;在今年三月份,腾讯公司对斗鱼 TV 发起了 4 亿人民币的投资。

在外行人眼中,观看游戏直播只不过是一种费时且容易令人麻木的奇怪行为。但所谓存在即合理,游戏直播既然能俘获体量庞大的受众,背后一定有其过人之处。

其实只要转换一下思维,我们就不难理解直播爱好者们的心态。从古至今,「只能观看,不能或者不善于参与」的现状一直广泛存在于各式各样的活动之中。若论诗词歌赋的修为我们比不上李白、苏轼之流,论美术底蕴我们比不上吴道子、顾恺之等大师,论音乐素养我们也难比师旷、嵇康等先贤,但这丝毫不会对我们欣赏诗词、美术和音乐作品构成妨碍。

同理,相信没有人会苛责那些熬夜观看世界杯赛事的球迷,也没有人会对他们情不自禁的呐喊感到奇怪。球迷当然享受亲身参与到足球赛事当中,而观看专业运动员的高水准比赛无疑也是参与到其中的另一种方式,对于直播爱好者而言也是如此。如此一来,相信我们不难理解玩家对于游戏近乎偏执的热爱,只是游戏直播的魔力究竟隐藏在何处?

久盛不衰的娱乐行为

不论身处哪个年代,我们都有娱乐的诉求,而游戏直播正是娱乐诉求当中的一种。不少娱乐行为在刚出现的时候都会被人视为是荒诞不经的行为,当年热爱嬉皮士文化的青年就曾经被视为是狂傲不羁的放浪者,喜欢《蜡笔小新》的儿童也曾被冠上「坏孩子」的称号。在今天,喜欢游戏直播的群体同样被贴上了「不可理喻」的标签,但游戏直播似乎又和其他浪潮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

就火爆程度而言,游戏直播并不是单纯的娱乐活动,将其称为是娱乐现象也不为过。游戏直播长期在 YouTube 榜单上名列前茅,国内斗鱼和虎牙平台的观看人数也一再创下新高。游戏直播通常专注于主播对于游戏的主观感受,主播在直播过程中往往会穿插一些幽默元素,更不乏对游戏的嬉笑和怒骂。客观性在直播中似乎已经显得不太重要,甚至连游戏本身也变得无足轻重,主播的个性和风格才是备受关注的关键元素。

游戏直播的火爆有一个前提:游戏本身就是一项广受欢迎的活动,受众的数量极其可观。以这个前提作为出发点,直播视频成功填补了以游戏论坛为首的媒体所存在的空隙,它把游戏和玩家带到了一个更加广阔的平台,主播们可以在互联网、电视和体育馆上光芒四射。在各种光环的萦绕下,游戏主播甚至不用做出惊为天人的举动也会有观众主动依附上来。

从个人意识向集体意识的转变

当然,也有不少直播爱好者期望能从游戏直播中学习到更好的操作技能,毕竟大部分玩家和职业玩家之间都存在显著的技术差距。在过去的游戏论坛中,持学习态度的玩家往往只能得到间接性的提示和指点,网络直播显然能提供更加直观的操作指引。

显然,专业素养的提升并不能完全解释游戏直播的火爆现象。直播行业的兴起和我们的社交诉求密切相关,我们的社会正在朝着更加开放,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也更加便捷的方向前进,但谁也不敢断言我们将要见证的会是一个怎样的未来。

在社交诉求的推动下,我们和游戏之间的互动方式也产生了变化,玩家已经不再满足于独自或者约上三五好友进行游戏,他们更偏向于和成千上万的爱好者共同观赏明星玩家的游戏过程。在报刊、电视和电影等传统媒体步向衰落的今天,直播行业的兴起或许能为我们揭示社区和社交模式在未来几年中的演变方向。

在直播过程中,你可以和成千上万的志同道合者共聚一堂。你可以随时发表评论并和其他爱好者进行互动,游戏主播则成为了这一切的连接点。和社区一样,直播爱好者因为共同的兴趣而凝聚,但视频直播的模式又让一切的互动变得实时且生动。这个互动过程才是直播爱好者所追寻的宝藏,游戏的重要性反而得到了弱化。

许多主播的个性和行为也为直播视频增色不少,他们会在直播中对游戏进行新奇的试验,又或者是以辛辣的风格对游戏展开评论。主播的个性和行为会对直播受众构成极其强烈的吸引力,直播爱好者在观看过程中所收获的已经超出了游戏本身的范畴,他们得到了一次绝佳的娱乐和社交体验。

社交因素对于直播行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正如 Twitch 的市场营销副总监马修 · 迪皮耶罗(Matthew DiPietro)所言:「游戏爱好者也是社交动物,而视频则是他们的第一语言,直播平台就是他们和更广阔的天地实现连接的介质。」

丰富多彩的直播频道可以满足多样化诉求

和传统媒体不同,丰富多彩的直播频道完全可以满足观众日益多样化的诉求。在视觉为王的今天,视频的产量得到了大幅提升。感受到挤兑压力的主播们会主动追求差异化,并迅速形成自己独有的直播风格,这就为直播频道的多样化打下了基础。观众只需点开斗鱼和虎牙等直播平台,即可发现许多主播正试图以标新立异的方式去演示各种各样的游戏产品。

更加难能可贵的是,游戏主播很少会在视频中硬性插入一些广告信息,有时甚至连所玩的游戏本身也不会被列入推荐名单当中(毕竟有些主播以吐槽为主)。直接、连贯的直播内容可以为爱好者提供绝佳的观看体验,同时也可以拉近主播和观众之间的距离。可能会对观看者构成诱导的只有主播的个性和偏见,但这通常和商业利益无关。

除了能够满足观众对游戏直播的多样化诉求之外,游戏直播还能触碰到他们的心理诉求和文化诉求。人都有表达和窥视的欲望,也有社交需求。在直播过程中,观众的窥视欲和表达欲都能得到极大的满足。能够自如表达的并不仅仅是主播,观众也可以通过弹幕随时表达自己的意见,并和他人进行互动,如此一来社交诉求也得到了满足。

在这个互动过程中,内容生产者和消费者会产生归属心理,这种心理可以让内容产生者和内容消费者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稳固。此外,直播视频一直被诟病的所谓「粗糙」和「即兴」也正好是其真实性的体现。

互联网文化也一直在变,从草根文化到二次元文化,再到今天的直播文化,这些浪潮的涌现恰好反映了网民的文化诉求正处于日益分化的阶段。

当然,直播行业还存在着许多问题,游戏直播自然也不能幸免。据悉,代打和刷粉行为在国内的游戏直播中并不罕见,甚至还形成了一条产业链。平台的数据造假问题也非常严重,一些直播间「万人空巷」的现象有可能仅仅是假象。更严重的是,由于数据造假往往能够为平台输送利益,因此平台一般不会对造假现象发起管控,甚至还有可能会主动参与到其中。

此外,直播行业还存在不少亟待补充的法律空白区域。直播频道之间的竞争有时会牵涉到不正当行为,但现有法律还不能对这类行为进行约束。而且直播行业的准入门槛较低,注册用户也不存在太多的限制,如果平台自身不能对其内容和用户发起约束,一些哗众取宠的内容将有可能威胁到直播生态的整体质量。

本文作者 阮嘉俊,首发于头条、微信号:50 度硅,未经直接授权禁止转载(标注出处也不可以)。如需转载,请与微信号 t2ipo001 联系,并注明来意。


评论于站点 回复 评论 删除 隐藏

评论于站点 回复 删除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