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度硅

上层精英的午餐读物

投稿
京ICP备14046667号

为什么川普获胜出乎意料?因为你们都不懂量子力学

川普从宣布参选美国总统时就一直被当成是小丑,结果这个小丑一路杀到最后并且成功登顶,吃瓜群众吓得瓜都掉了。如果大家都能学习一点量子物理,对于世界上发生的种种看似反常之事都不会大惊小怪了。

在美国大选结果出来之前人们普遍认为川普是个笑话,政治不正确,侮辱女性、种族主义、煽动民粹、偷税漏税。然而老政客希拉里的惨败结结实实地给你上了一课:没有什么事情是确定的。不确定,就是量子力学的准则。

假如你因为川普当选美国总统而震惊不已,很有可能代表着你思维简单。如果说预测希拉里会当选美国总统的大多数人是依据经典物理学的传统思维,那么能看出川普会当选美国总统的那一小部分人就掌握了量子力学的奥秘。

川普不是黑天鹅,他是薛定谔的猫

川普当选美国与英国脱欧都被人们看作是那种难以预测、不同寻常、对于市场会起到负面连锁反应的黑天鹅事件。如果你也在朋友圈里如此感叹过,就与停留在用牛顿力学三定律的经典物理学思考方式认识世界的泯泯众人没两样。

以牛顿力学三定律为基础的经典物理学讲的是决定论,法国科学家拉普拉斯侯爵甚至在 19 世纪初论断连宇宙都是完全被决定的,只要我们完全知道宇宙在某一时刻的状态,便能依此预言宇宙中将会发生的任一事件。拉普拉斯还进一步假定存在着某些定律,它们类似地制约其他每一件东西,包括人类的行为。然而到今天,科学家们早已经证示最基本的物理世界并不能用代数来解释。

海森堡在看着你

由爱因斯坦提出的相对论、波粒二象性以及海森堡、薛定谔创立的量子力学组成的现代物理学和经典物理学大不一样,它描述了一个充满不确定性与模糊性的微观世界。量子力学的原则非常明确:不存在源于因果律的确定性,只存在相关性与概率。在量子力学的规则中一切都是相对的。

海森堡的不确定性原理或许可以让你进一步理解量子力学的思路——

「『若确切地知道现在,就能预见未来』这一因果律的陈述所犯错的地方不是结论,而是前提。我们不可能确切地知道现在发生之事的所有细节,这是一种基本认知。」

从物理学回到本文所谈及的地缘政治,状况也是一样的。传统的地缘政治学时至今日仍然还在套用一个过时的牛顿物理学逻辑,使用的那一套理论还是来源于 17 世纪托马斯•霍布斯的作品《利维坦》。霍布斯认为国与国之间的权力斗争是机械式地依据秩序在运行——强权即公理。很显然,这一套对于理解日益复杂的世界已经不适用了。

世界这么复杂,预测也是徒劳

史蒂芬·霍金曾经说过:「21 世纪将是一个复杂性的世纪。」的确,传统地缘政治学曾经信奉的那一套理论将被复杂性理论所取代。

如今的全球政治体系不仅仅是从单极化向多极化进行结构性调整,而是从中心权力控制向多方参与决策进行了系统性变革。每过几十年,全球政治就要发生一次结构性调整,然而系统性变革通常要过几百年才会来一次。拥有一个超级大国与多个超级大国并立,这两者的结构复杂性可不在一个数量级上。

处于复杂系统中的地缘政治常常会受到蝴蝶效应的影响。触发阿拉伯之春的扳机看似是 2011 年初埃及与突尼斯两国的食品价格飙升,但是追根究底还是要追溯到俄罗斯。俄罗斯是当时埃及与突尼斯两国小麦的主要进口来源,在长达六个月的干旱之后,莫斯科有史以来第一次禁止出口粮食,两国粮食价格随之飙升。再加上埃及与突尼斯当时在国内也已经陷入了社会停滞与政治冲突中,多方作用下人民终于跨越了无法忍受的临界点。

在复杂系统当中,小规模现象与大规模现象联系紧密,不经意间就发生了转换。正如同电子在其能量状态中会突然经历量子跃迁,小动物身上的病毒突变可以引发全球性流行病,原本正常的股市交易活动会突然崩盘,出现巨大的螺旋式下降。

2010年美国股市经历的闪电崩盘

而判断复杂系统当中的组织行为也变得异常艰难,当维基解密将大量敏感的政府与企业数据公之于众时,就站在了政府的对立面;而当维基解密向 ISIS 宣战时,又成为了政府的盟友。复杂系统中的组织没有十分严格的定义,它们就像是数学概念中的模糊集,在不同的领域中有不同的变量。

复杂性无疑是对那些利用一贯的政治正确思维预测希拉里会当选的人们的一个巨大讽刺。在复杂的世界中,混乱才是新常态,我们都只是混乱的承受者。

川普当总统也不能改变美国现状

当美国在 2001 年出兵阿富汗以及 2003 年出兵伊拉克的时候,许多人都预计美国会在全球建立起一个新的绝对控制权。结果十年后,美国不但没有建立起统领全球大小事务的新帝国主义,专家们现在更担心美国会一步步走向川普所代表的民粹主义与孤立主义。

川普真的放出了民粹主义的怪兽吗?

我们不能断言川普当上美国总统就是因为美国国内民粹主义沉渣泛起,毕竟就连支持民主党的美国人也对常年的海外派军一事颇有怨言。美国为数万名在阿富汗与伊拉克战场上受伤致残的美军士兵支付了超过一万亿美元的康复医疗费用,虽然这笔钱间接扶植了美国的假肢制造与外骨骼产业,但也让美国民众怨声载道。投票给川普的人未必多么欣赏川普本人及共和党,而是对于希拉里上台后很可能继续派军海外而感到厌倦,想看看川普能不能带来改变。

改变没那么简单,即便换上了川普,美国也很难摆脱阿富汗与伊拉克这两个烫手山芋。ISIS 恐怖组织的在该地区的兴起使得美国不得不继续向该地区派军,而正是因为美军当年出兵伊拉克推翻了萨达姆政权,才使得 ISIS 恐怖组织有机可乘,野火燎原。链式反应带来的间接反馈回路产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结果。

无论是川普还是希拉里当选,美国在复杂系统主导的世界体系中角色定位也已经有所改变:不再是一个可预见的稳定器,而是本身就会成为一个不确定的变量。川普上台了人们可能更加忧心忡忡,心中存有很多疑问:到了 2030 年美国国内还能保持稳定秩序吗?川普当选美国总统会留下那些政治遗产(遗毒)?美国还能够成为到处秀肌肉吗?这些问题没有理所当然的答案,因为在复杂系统主导的世界里,连美国都不能完全控制自己的命运。

川普上台也不是民族主义的胜利

无论是英国脱欧还是川普当选美国总统,其背后都有民族主义对于大量外来移民的恐惧与厌恶,但是我们不能因为这两起事件就预言民族主义已经大获全胜。虽然在当今的资本主义国家中发生了不少反对外来移民的本土骚动,但民族主义只能作为一种底层阶级喊喊的政治口号,根本不会动摇这些国家近几十年的移民政策。我们如今生活的时代有着比过去任何时期都多得多的移民,根据数据显示,全球约有 3 亿人都是生活在母国之外的「外国人」。

民族主义并非不可动摇,它只是身份认同市场中的一个竞争对象。就在川普当选总统的那一天,为有这样一个总统感到绝望与羞耻的美国人也顾不上「上帝保佑美利坚」的国家认同感了,纷纷打算移民加拿大,以至于当天加拿大移民网站就崩溃了。

美国人挤爆了加拿大移民网站

国家天然可以让人们产生归属感与认同感,但国家已经不是人们归属感的唯一形式。相比忠于国家,人们对于自己所在的城市和所依赖的供应链忠诚度可能更高,还有越来越多的人在虚拟网络中寻找到了自己归属的社群。

网络社群用技术来构建凝聚力,这种虚拟社区所能提供的归属感甚至能够挑战政府与国家赋予的身份归属感。维基解密的创始人阿桑奇认为由互联网连接起来的一个个虚拟组织的归属感来源于参与者能够自己赋权,拥有自己的规则,定义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而不是仅仅依靠地理位置来获得身份认同。

不断探寻认知世界的新模式

用量子物理来类比世界政治当然不会是最完美的分析方式,但是它远优于几十年来一直由简单理论主导的国际关系理论。复杂系统中的政治、经济、地球物理都在不断地相互影响、彼此作用。2011 年时地震和海啸袭击了日本的福岛核反应堆,日本在这之后无奈放弃了将近一半的核电站建设计划。德国紧跟日本其后,发誓要废除国内整个核电产业。然而能源生产这种事情就和经济一样,所牵连到的不是一个单独的国家:信誓旦旦要废除核电产业的德国,其实有一半的电力来源于进口法国核电站发出的电。

我们的世界已经成为一个随机、分形的系统,这其中当然存在一定的模式,但是每种模式却不会重复出现。英国数学家史蒂芬·霍夫兰曾经做出解释:在复杂系统中事物会按照一定的规则行事,但是它们引发的结果却并不按照规则来。

如果没有欣赏并适应突变的能力,那人类社会结构永远不会发生深刻的变化,人类社会就陷入了佛教的因果报应循环中,过去发生之事总是能够决定未来,人们在这一世的努力也不过是为下辈子打算。感谢种种意外、突变和不确定,我们才能见证波澜壮阔的大历史,而不是作为看客等着历史事件按照既定的安排发生。

「预测本来就是一件难事,预测未来更是难上加难。」哥本哈根学派创始人、著名的量子物理学家尼尔斯·波尔曾经如此感叹道。我们在无法预知未来时不用感到无力或者绝望,理解量子力学所主张的不确定性,进行决策时始终保持开放与动态,不断适应变化的环境,这才是与复杂性共处的良好心态。

评论于站点 回复 评论 删除 隐藏

评论于站点 回复 删除 隐藏